商汤炬瞳科技开发(杭州)有限公司

发布日期:2022-05-23 10:48    点击次数:180

导语:市值蒸发超2000亿美元,亚马逊的暴跌是因为什么?

文:lichengdong1984

来源:东哥解读电商

曾经站在科技公司的华山之巅,全球电商的指路明灯般的亚马逊,在这一轮美股大跌中一样跌跌不休,没能如往昔一样打破市场预期,以光荣孤立神一般的身姿俯视众生。

4 月底,亚马逊公布2022Q1财报后,股价暴跌14.05%,市值一夜蒸发了2062亿美元(约1.34万亿人民币)。5月6日,伴随着美联储的加息,美股集体下挫,亚马逊股价跌了7.56%,市值蒸发965亿美元,约合6422亿人民币,一度跌破了2020年4月新冠疫情爆发,美股熔断时的股价低点。目前,其股价勉强守住2000美元水平。

实际上,亚马逊近几个季度以来,营收增速、零售业务增速,经营利润率等关键指标表现都不及市场预期。而对于亚马逊的暴跌,市场声音不一。有观点认为,亚马逊零售业务增长低迷,主要是外因所致,包括美国宏观经济和社会零售总额大盘,劳动力短缺等问题,特别是通货膨胀持续高企,以及俄乌战争背景下的欧洲市场疲软等等。这些外部的负面影响逐渐散去,亚马逊很快会回到快速增长的轨道。

还有观点抛开外部环境因素,将亚马逊的暴跌,直接归因为其未来增长动力不足:亚马逊已经遭遇了增长瓶颈,护城河深度不够,堡垒可能被竞争对手攻破。几度封神的亚马逊,可能从此走下神坛。

那么,亚马逊的暴跌,到底是“内忧”还是“外患”呢?其估值模型走向如何呢?

亚马逊的“外患”

实际上,亚马逊的暴跌,业绩不及预期,的确与美国宏观经济、消费大盘,通货膨胀,以及俄乌战争引发的地缘政治危机这些“外患”密不可分,直接相关。

根据美国劳工部4月12日公布的数据,3月美国的消费价格指数(cpi)同比增长8.5%,同比涨幅创1981年12月以来最高纪录。其中,能源价格上涨了32%,食品价格上涨了8.8%。剔除食品与能源的核心cpi同比上涨6.5%,为1982年8月以来的最大同比涨幅。媒体说美国经历了“40年一遇的通胀”绝非危言耸听。

而减去CPI之后,美国社会零售总额增长在2021Q3,2021Q4,2022Q1,分别为10%,10%,5%,通胀直接造成消费者在房屋、食品等必需品上支出增长,从而不愿意消费。值得注意的是,亚马逊北美业务还有8%的增长,依然跑赢了美国社会零售总额大盘,这也见证了亚马逊市场领头羊的实力。

但是,北美零售亏损由上个季度的2.1亿美元,扩大到本季度的15.7亿美元。以欧洲为主的国际零售业务更惨,亏损12.8亿美元。通胀让零售业务的利润一泻千里。

而2022一季度财报的电话会议上,亚马逊高层首先就将业绩增长放缓,归因于全球尤其是北美、欧洲的通货膨胀:“外部驱动成本,主要是通货膨胀。空运和海运线路运输费率继续处于或高于去年下半年的费率,部分由于中国疫情和原产地劳动力短缺。而乌克兰战争也导致了高油价。与疫情前相比,海外集装箱的运输成本增加了一倍多、燃料的成本比一年前高出约 1.5 倍、这些通胀压力导致较去年增加了约 20 亿美元的增量成本。”

“内部可控成本,主要是固定成本去杠杆化。这些成本更在我们的控制范围之内, 2021 年下半年以来,员工休假人数大幅增加导致我们持续雇用新员工。随着本季度后半段 Omcrion 疫情消退和员工休假归来,我们由人手不足过渡到人手过多,导致效率下降。与去年相比,增加了约 20 亿美元的成本。”

实际上,美国当下的通胀高企,消费疲软,对拥有高额固定资产,雇佣数十万员工,且需要员工持续工作不能怠工的亚马逊来说,直接的负面影响就是费用增长。本季度,亚马逊所有费用占营收比例都在增加,履约费率,市场费率,技术和研发费率分布增长了2.2%,1.4%,1.2%,拖低了利润。

严重的通胀,是亚马逊经营利润低于市场预期的主要原因。亚马逊已经在提高配送和仓储费用,来覆盖人工成本上涨、劳动力不足的恶劣影响,试图向消费端转移通货膨胀的影响。通货膨胀压力能否成功转移,也是亚马逊后续几个季度利润、乃至估值的关键变量。

综上,有分析认为,亚马逊的暴跌,直接原因是各种“外患”之下,通货膨胀对利润的拖累比市场预期的更严重,市场不愿意为此买单。相比之下,苏尔克姆(洛阳)电子有限公司亚马逊营收增长持续放缓,零售业务增速持续下滑,市场是可以接受的。

我们认为,这种观点略有些避重就轻。唯物辩证法认为事物的内部矛盾(内因)是事物自身运动的源泉和动力。外部矛盾(外因)是事物发展、变化的第二位的原因。内因是变化的根据,外因是变化的条件,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。

营收增长持续数个季度放缓,对任何公司都是极其危险的信号。华尔街的分析师和全球资本,调低了亚马逊未来增长预期。亚马逊的估值模型已经发生变化。

亚马逊基本面:

营收增长20年最低,零售业务负增长

仔细分析亚马逊的业务基本面及核心业务的表现,就能发现亚马逊的危机绝不仅仅是“外患”。

亚马逊2022Q1营收为1164.4亿元,同比增长率7.3%。回看2021Q4,亚马逊营收同比增长9.4%。市场当时就已经注意到,这是2017年以来,亚马逊营收首次出现个位数同比增长,是5年以来的增长最低点。

而2022Q1,则是亚马逊近二十年以来增长最慢的一个季度,是20年以来的增长最低点。市场也充分估计了亚马逊营收增长放缓,预期2022Q1营收1165.2亿美元,可是亚马逊实际表现还低于市场预期。

再看不同业务的营收表现:亚马逊的业务主要分为零售相关业务和AWS云服务。其中零售业务,还可以进一步细分,包括线上自营、线上pop商家服务、会员与订阅服务,其他(主要是商家广告)及线下实体店。

从营收占比看,亚马逊的零售相关业务占比还在85%左右,云服务占比从2020年的10%左右逐渐上涨到这个季度的15.8%。营收占比最高的业务,依然是亚马逊起家的自营零售业务,但已经呈现逐渐下降趋势,自2021Q1至今,连续5个季度占比不到50%。亚马逊零售业务整体的发展趋势是,低毛利的自营业务占比逐渐下降,而高毛利的服务型业务比如广告、服务、订阅服务、云服务等服务性收入占比逐渐上升。这也造成亚马逊营业成本率持续下降。

不看 AWS 云服务,只看亚马逊的零售相关业务,其营收增长曲线和亚马逊营收大盘同频,只是表现更惨,2021Q1同比增长仅 3%。

仔细看各个业务。亚马逊占比最高的线上自营业务,2022Q1营收511亿美元,同比下降3.3%。线上POP卖家服务收入253亿美元,同比增长6.9%。亚马逊订阅服务即大名鼎鼎的Amazon Prime会员收入84.1亿美元,同比增长11% 。亚马逊其他业务主要是向卖家、供应商、出版商等销售广告服务(主要为pop卖家),本季度增长23.2%。以上业务的增速,均为六个季度以来的最低点。也就是说,亚马逊六个业务中,只有云服务和实体店业务同比增速没有下滑。

就亚马逊线上自营业务而言,营收增速、营业利润率、成本等多个关键数据都未能达到预期。亚马逊线上自营业务表现不佳,订阅服务、广告业务增速也一起跌落,也算顺理成章,毕竟后两者高度依赖自营业务。

实体店业务营收增速一直向上,显示出美国社会逐渐适应与疫情共存,“躺平”抗疫之后,线下消费的持续回暖。但是,实体店营收占比一直在4%上下徘徊,对亚马逊营收大盘的贡献和拖累,都微乎其微。

AWS云服务依然是整个财报中最亮眼的存在,亚马逊AWS云业务一季度录得182亿美元营收,连续6 季度增速超过35%,利润再创新高,达65.18亿美元,同比增长57%。

分部门来看,北美零售业务还有同比8%的增长。以欧洲为主的国际零售业务同比下降6%,已经连续两个季度负增长,是营收大盘的拖累。北美零售亏损由上个季度的2.1亿美元,扩大到本季度的15.7亿美元。

利润方面,本季度亚马逊由盈转亏,亏损38亿元。而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81亿元。本季度亏损最直接的原因是,亚马逊投资的电动汽车制造商rivian带来了76亿美元的净亏损。而在去年四季度rivian给亚马逊带来了113亿美元的投资收益,直接拉动亚马逊净利润上涨98%。但rivian自上市之后,股价跌幅超过了50%,直接造成了亚马逊本季度的亏损。不考虑投资收益,亚马逊的经营利润为36.7亿美元,同比下滑59%,也明显低于市场预期的54亿美元,经营利润率仅为3.2%。

整个零售业务,亚马逊单季出现了28.4亿美元亏损,而去年同期是47亿美元的盈利。毫无疑问,拯救亚马逊经营利润的是AWS 云服务业务,它以 15% 左右的收入份额贡献了绝大部分利润。作为全球电商企业top1,如今的亚马逊已经完全依赖云服务来支撑。仅看利润构成,亚马逊确实已经从一家零售公司,转型为提供云服务的科技公司。

最近一个季度,亚马逊一向引以为傲的现金流表现一如上个季度,并不理想:过去12个月的营运现金流下降了41%至393亿美元,而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过去12个月为672亿美元。自由现金流在过去12个月下降到186亿美元,而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过去12个月的流入为264亿美元。现金流的表现,和线上自营业务的疲软直接相关。

接棒贝索斯的新任CEO安迪 · 贾西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,对这个季度的业绩表现感到失望:" 业务的关键领域都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。"

亚马逊的“内忧”

亚马逊曾经有3000倍市盈率而封神,因为过去多年,亚马逊屡屡打破市场预期,神一样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。当下,亚马逊经过几轮暴跌之后,仍然有50倍的动态市盈率,在季度千亿美元营收的高营收基数下,还有10%左右的营收增长。如果这算是“走下神坛”,这样的亚马逊也依然是好公司,依然站在全球电商公司的峰巅之上。

亚马逊估值下跌,完全符合资本的逻辑:亚马逊正在从营收高速增长,超过行业大盘的成长型公司,变成营收增长和行业大盘同步,利润上升的成熟型公司。在当前通胀高企、疫情反复的世界,市场需要接受一个走下神坛,相对较低增长的亚马逊了。

客观说,亚马逊零售业务,尤其是北美的零售业务的增长放缓,并非亚马逊做的不好。数据显示,2021年,亚马逊电商销售额占美国电商销售总额的56.7%,市占率创历史新高。尽管其主要竞争对手沃尔玛在新冠大流行期间电商份额增长了近50%,但亚马逊仍领先沃尔玛近10倍。亚马逊在以下三大领域占据了主导优势:服装和配饰,份额14.6%;体育用品、个人爱好、音乐及书籍,份额16.9%;家具、家居用品和电器,其中家用电器份额24.5%。

行业大盘疲软,覆巢之下无完卵,市占率第一的亚马逊跟着疲软,再正常不过。在美国社会零售增长如此低迷的情况下,亚马逊北美零售业务还有8%的增长,已经跑赢了美国社会零售总额大盘。

亚马逊的AWS的地位依然稳如磐石。据IDC报告显示,全球云计算IaaS市场规模增长至913.5亿美元,同比去年上涨35.64%。全球前三名云厂商依次为亚马逊、微软、阿里云,其中亚马逊以47.4% 的市场份额占据绝对优势地位。这意味着,伴随整体云市场的持续增长,处于龙头地位的亚马逊,云计算业务的规模仍有较大的增长空间。

但是,市场确实在观望亚马逊的“内忧”:核心零售业务(北美、欧洲)市占率见顶;而增量市场,比如东南亚等,有群狼环伺,难以拓展,增长天花板清晰可见。同时,在独立站平台Shopify,以及Tiktok为代表的社交电商,和Shein,阿里巴巴、腾讯等中国势力的围剿之下,亚马逊未来的增长动能受到质疑:除了云计算,亚马逊还没有第三曲线。

而其他增量市场的开拓,谈何容易。

区域方面,全球人口密集,消费增长的区域东南亚,有腾讯投资的Shopee和阿里全资持有的Lazada,这两家公司已经在东南亚站稳脚跟,试图向欧洲等其他区域市场扩张。阿里还于2018年投资了土耳其、中东及北非地区最大、增长最快的移动电商平台Trendyol,持股比例高达约86%。2018年,阿里全资收购了南亚电商平台Daraz。截至2021年底,Daraz在巴基斯坦、孟加拉国、斯里兰卡、缅甸和尼泊尔这五个国家已经积累了3500万用户。阿里预计在2030年之前,Daraz将拥有1 亿活跃用户,为阿里巴巴到2036年达到20亿全球消费者的目标提供支持。

新业务方面,独立站、社交电商……这些如今火爆无比的概念,都曾经是巨头们看不到的边缘地带,无法满足巨头们增长需求的小市场。而如今,这些地方冒出来的公司,都被市场看做下一个颠覆式创新可能的主角,亚马逊帝国可能的掘墓人。

2021年第四季度,独立站巨头Shopify的GMV突破 540亿美元,2021年全年,其商家的交易额突破1750亿美元,亚马逊卖家的交易额则为3900亿美元。Shopify全年GMV已经是亚马逊全年GMV的45%。

下一个是Facebook和YouTube重压之下,于2021年9月时全球月活用户突破10亿,进入“10亿用户俱乐部”的Tiktok。它正试图在全球市场复制抖音在中国的故事,以高流量+大数据推荐+直播带货,重塑全球用户的购物体验。2021年,Tiktok就在东南亚、英国、美国等区域市场试水电商业务。

还有Shein,它依靠中国的供应链优势对全球市场降维打击,将服饰生意做到了欧美、中东等多个海外市场中,目前业务遍布全球150多个国家,注册用户1.2亿,日活超3000万。Shein在海外的多家应用排行榜上,都超越亚马逊,是下载量最高的购物app。其估值已经超过了1000亿美元。

当下的时间点上,在新的区域,新的业务上,Shopify,以及阿里巴巴、Shein、Tiktok们为代表的中国势力,正在如蚂蚁搬家一般,分流、蚕食亚马逊的交易额和用户流量。而市场眼中的亚马逊,如同所有幸运的站在技术革命的浪尖之上的大公司一样,已经随着波浪顺顺当当地漂了十多年。

所谓“打败你的不是对手,颠覆你的不是同行,甩掉你的不是时代,而是你传统的思维和相对落后的观念。”亚马逊能否战胜这些可能的掘墓人,继续站上新一波技术、零售革命的浪尖?全世界的用户、品牌商、资本,都会持续关注。

另外,值得中国企业和从业者兴奋和注意的是:如今的中国势力,Shein、Tiktok这些公司,已经成为环伺狮子亚马逊的群狼,已经拿到全球科技、电商行业的巅峰对决的入场券,而被聚光灯再次打亮。中国科技、电商企业全球化的巨大机会,值得全中国从业者一试。

rivian亚马逊季度北美业务发布于:北京市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AAB




Powered by 商汤炬瞳科技开发(杭州)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2 版权所有